Activity

本學期活動預告與歷次活動花絮
我們將不定期舉辦課程相關活動,
歡迎同學踴躍參加!

重拾城市角落的「人味」--從創新實驗課程中找答案

2017-07-07

 

       當農田與矮房終於不再從小小的窗口出現,兩旁由玻璃大樓勾勒的天際線倏地竄高時,才會猛然發現車子已駛離了鄉村的邊界,然後我們便連人帶車一步步、逐漸地被吸進廣大都市的複雜之中。對於許多離鄉工作、讀書的人們來說,都市的印象便來自於此,進入繁雜的都會交通之中,然後人們一個個歸到一個屬於自己的位置生活著。然而,真實生活在城市中的我們,卻又常常感到與腳下土地的脫離,對於「故鄉」的情緒油然而生;而這樣的情緒卻又不僅僅只因跨越地景邊界的思鄉,此類焦慮也因傳統至今的生活型態改變而生。這便成為了現代都市的一大議題,也就是疏離感。

 

     「現代的都市之中面臨了與陌生他人共存的冷漠,人們的關係也逐漸『個體化』。」

 

       舉凡對一座城市的想像,通常座落於對於它硬體進步與便捷,交通發達又快速等描述;相較於鄉村,我們鮮少對生活在同座城市間的其他人有所共感。基本上,人與人之間的生活連結變少了,比鄰而居的家戶互不相識而無交集、同個城裏過兩個街區的社區間生活迥然不同、即便是親近的朋友家人更有所謂的科技冷漠;甚至,自己的生活日常也面臨了與地方的脫離:外食為主的消費型態雖使吃飯這件事情變得方便,卻也讓我們與食物、家常的烹煮過程亦加遙遠。當我們扒開都市冷漠的外衣,你便會看到這些事。也許你會問,這樣又如何?缺少了這些東西,我們的生活會有實質的弊害嗎?但在面對這個疑惑前,可能要先解決一件事情,那便是人們要認識到這些議題正在發生;畢竟,在正規的校園學習裡,都市的議題少有被呈現於課堂中,那該如何深掘這些議題呢?

 

      「基本上我們是以南萬華、中萬華地區作為我們課程的主要踏查田野。」目前任教於臺大臺文所(以下稱臺文所)的蘇碩斌教授說道。

 

       蘇碩斌老師在幾個學期間,分別參與了「無邊界大學計畫」以及「食養農創」兩個跨領域的教學計畫。過去曾帶領臺文所研究生就1945年的台北,透過研究史料、口述史的方式,還原當年台北城裡不同人物的戰爭經驗;而在本學期,則是在食養農創計畫下開設了《台灣都市與文學》的通識課程;「雖然說是通識課程,但它的課程要求卻一點也不『通識』。」與課的同學笑稱。整個學期的課程目標需要閱讀牽涉不同都市議題的文學作品後,再透過實地參訪萬華地方的社區,最終以報導或小說等文學形式表達對這些議題的觀察。蘇碩斌老師說:「實地參觀確實是有它的效果的,很多同學到那裡看見那個社區後,他是看見過去沒看過的那種底層的生活啊、地區的沒落啊,那個衝擊對他們的認知來說是有的。」他提到,由於是通識課程,必然有許多不同背景的學生參與課程,其中不乏沒有過田野經驗的同學,蘇老師表示,這是一個距離他們生命經驗較為遙遠的地方生活;而以南萬華地區作為地點的意義也就在此,過去繁華的萬華艋舺,在現今的現代都市中成為了沒落的城市角落,成為了一種現代的對照,而它也就保有了過去的一些生命痕跡。走過南萬華東園街154巷,是被稱為「加蚋仔」的堀仔頭聚落,過去因湧泉而興盛種植豆芽菜等作物供應整個台北,近來卻因蚊蟲孳生之虞,市府欲為水圳加蓋,文化景觀與老厝可能不再;圳旁的資源回收場也面臨因美化為由的拆遷命運,然而在實地走訪後,才會看見那個回收場作為當地底層生活經濟命脈的重要性。「它們是與地方緊密連結互動的。」蘇教授補充。

 圖/食養農創的自煮巴士活動,讓台大學生貼近土地,並透過做飯融合農學與人文情懷。

 

       除了針對不同人群的不同而實地走訪當地生活的教學模式改變外,無獨有偶地,「個人的生活日常」也被納入了反思。任教於臺大建築與城鄉研究所(以下稱城鄉所)的吳金鏞教授與食養農創舉辦「大溪自煮巴士」活動已是第三年。「與其稱它是課程,它其實比較像是一個工作坊。」吳金鏞教授演講時笑說。「自煮巴士」一詞其實便透露了工作坊的概念——一群人搭上巴士前往廚房,透過自己的雙手煮出食物享用。想法雖然非常簡單,卻是習慣了現代城市便捷外食速食的人們不常做到的事情:以學生族群來說,平常繁忙的課業活動,難以有足夠時間去準備自己的食物,若身為住宿生那更是難,校園中對於火災的防範,讓宿舍根本沒有足夠設備能夠開伙。工作坊便想透過「產地到餐桌」的理念,讓學生在烹煮過程能夠更認識自己所吃。被問到為何以「食物」作為主題時,吳金鏞教授給了簡潔有趣的答案:「因為你每天都要吃!」老師提到,食物就是與人們原始慾望與健康息息相關的東西,但在現代化過程中,人的生活與食物關係卻變得比較冰冷。希望透過親手烹煮這樣在校園,甚至是整個都市生活中難得的經驗,來重新體驗、拾回與食品單純的親近,不再只是消費關係。

 

       實地參與、動手作的模式,在今日成為了創新教學的一種識別,培養學生有實作能力使之能有技能去解決現實問題,這固然是這種模式的目的之一;但從兩位教授對社會、對人的關懷來看,更像是去重新挖掘那些被稱為「過去的」、「傳統的」城市記憶與生活日常,提醒那些在現代快速活動著的人們,認識到構成城市生命的不同可能。

圖/ 無邊界大學計畫讓學生跨出校園,走進城市的角落;如此不同背景的人的互動,也創造出不少花火。 

 

       於今年( 2017 )的六月十七日,無邊界大學與食養農創兩個計畫,與台大教學研究中心共同舉辦了「椰林講堂」活動,由老師與同學一同參加,藉短講、實體展、甚至微電影的形式,呈現計畫下的不同課程成果。從學生們的期末展出中你可以看見有趣的解決方案,但更可以看見背後課程的核心關懷。參與《台灣都市與文學》課程的同學,藉南萬華當地的西服店,創作小說描述面對現代工業化製作西服後,仍有堅持手工的傳統西服老闆的那種今昔落差。同學也表示,實地走訪後才會真切地感受到你從來未見的生活模式,是一種與城市他人陌生關係的融解;自煮巴士工作坊使我們可以重新看待「飲食自煮」這件事情;此外,參與《社區研究》課程的同學們,則是透過兩公尺的實體模型,還原被稱作「台北第一街」的萬華貴陽街建物,藉此想讓當地居民重新認識自己居住大半輩子的街道故事。你會發現,其實不同的課程與教學設計雖然各有不同議題、不同的場域,但它們很大程度地,都是圍繞在「疏離」議題與「重新認識」的過程之中。

 

       城市中的疏離與冷漠真的是一個必須解決的問題嗎?

 

       重新認識到這些都市議題後,無可避免地必須重回那些疑惑:為何這些議題重要?我想這則可以從椰林講堂活動展出之中看見一些回應。《社區研究》課程的展物包含了貴陽街的實體建築模型,藉由與住民的口語交流,學生們看見了一些根屬於那個地區、那些建物間的社群關係。同學表示,當年許多商家比鄰,一些承租、利益的關係,有時便是在騎樓下的人際交流、口語協議中達成。這樣的建築與當地社群的連續,卻會在城市逐漸進步、都市更新之下而漸漸斷裂;「歷史感」、「社區感」聽起來或許虛幻而空泛,但不可否認的是貴陽街古樸的接到建築,確實是當地社區的公共生活構成因素之一。保留這些文史資料,便是希望居民能夠意識到自己所在社區的故事,體會社區中住戶間的連結;與此想對地,都更過後的街道,可能更加新穎,卻也從此喪失了那些文史建築,以及更重要的集體記憶。

 

       疏離與冷漠的問題程度當然有大有小,然而存活於都會中的畢竟是人們,是人構成了城市生活中最重要的元素。而這或許也能夠解答為何我們總有一種失根、一些思鄉,一些在城市離散生活中的煩躁,因為我們懷念故鄉那種由人連結起的「人情味」。

 

       而我們該怎麼重拾城市角落的「人味」呢?歷經一整天的學生們的分享活動後,我想在那些改變教學場域而踏上城市土地、那些創新社區方案的發想與實踐中,你或許能看見解答。

 

其他資料參考:

  • 環境資訊中心《北市僅存 萬華堀仔頭湧泉聚落 民籲登錄文化景觀》 http://e-info.org.tw/nod

 

作者:陳亮丞

 來自台南,求學於台北,使用文字論述的初心者,在大學裡學習分析社會現象的屠龍之術。

 喜歡看書、電影、排球,努力實踐「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的普通大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