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本學期活動預告與歷次活動花絮
我們將不定期舉辦課程相關活動,
歡迎同學踴躍參加!

【實驗。北城】高齡台北與社區照護

2017-11-17

       台灣人口日益高齡化,台北市106年高齡人口比率佔全市人口比率已超過15%,為全台灣高齡人口比率最高的縣市。因應此現況,台北市提出「高齡友善城市」的理念,期許將台北市打造成一座高齡者的宜居城市。而針對高齡者的照護改善,第一步便是從社區下手,藉由社區的力量,去觸及每一位需要照顧的年長者,使其生活能夠健康並且自立。

       而目前社區面對高齡的現況,不同的行動者又分別採取了什麼樣的作法呢?本學期無邊界大學的第一場實驗北城,特別邀請到台大健康行為與社區科學研究所陳端容教授、台灣失智症協會柯宏勳理事、台北市中正區忠勤里方荷生里長,來為大家分享進入社區,實做高齡者健康照護的經驗與反思。

照顧健康的同時,串起居民間的社會網絡

       陳端容教授首先分享自己所執行的社區健康人口的兩個研究介入計畫。社區依據人口的組成會分成不同的類型,而陳端容教授的研究計畫主要是針對社區中的健康老人,透過團隊經營、朋友關係的建立以及社區意識的培養,嘗試去發展一個能夠協助支援長期照護、居家機構與安寧照護的系統

      第一個計畫的主要做法是與遠距醫療中心合作,將遠距醫療的相關儀器放在里長辦公室,當年長者被里長邀請來參加社區活動時,便可以順便測量血壓、血氧、心電圖等等健康診斷,而測量後的資料會透過雲端的方式,放在台大的遠距醫療資料庫當中。年長者若想了解自己的測量結果和健康趨勢,必須透過放置於社區臉書的置頂貼文,才能取得自己的健康趨勢報告。此作法的主要目的是希望年長者除了透過社區臉書取得自己的健康報告外,同時也能夠看到社區臉書上關於食衣住行等其他與社區有關的消息,以及其他居民於臉書上的互動和回應;除此之外,將儀器置於里長辦公室,也是希冀能夠有效增加年長者出外參與社區活動的機會,並與其他人有交談、連結,進而達到社區聚集的效果,在關注自己健康的同時,也能夠與其他居民更加熟稔,更願意參與社區活動。然而陳端容表示,因為年長者較擅長使用LINE而非臉書社群,因此此計畫實際上有無增進居民意識、讓他們有社區的一體感,這件事仍是未知數。

       而另外一個計畫,則是一個為期約六個月的體感遊戲計畫,每個加入計畫的年長者必須出席每週兩次,每次約30-40分鐘的體感運動訓練。此訓練的主要流程是報到、量血壓、做暖身操、進行趣味的單人或雙人競賽遊戲,並且於計畫執行前後各填一次問卷以了解成效。目的是透過活動設計,讓社區年長者在遊戲的過程中,除了可以做運動、訓練肌群之外,也能夠和其他人成為朋友,增進社區居民的社會網絡,提供更多的社會支持,讓社區內部互相扶持的機轉產生。陳端容表示,這個計畫讓社區的社會關係網絡產生顯著的變化,幾乎每個參與計畫的人因為彼此接觸,而成為朋友,孕育出互相支持的系統。同時,年長者的身體組成也有明顯的改變,如體脂率如下降、代謝年齡變得相對年輕等。另外也藉由長期追蹤年長者本身的身體狀況,讓年長者能掌握自己的健康訊息,對自己的健康有更高的意識。

       此兩項計畫的主要服務對象都是社區內相對而言較健康的年長者,透過政府公共資源的投入,讓年長者可以對自己的健康有一定的掌握與了解,同時也建立與社會的連結。而計畫的下一步,陳端容表示,希望能夠培養這群受惠的年長者,去幫助別人,成為長照系統中非專業或低專業的志工,讓他可以到社區關懷據點,去幫忙社區復健師或專業人員執行長照計畫,解決長照計畫中人力照顧不足的問題。至於該怎麼做、如何去媒合,則是接下來必須思考的點。

圖/陳端容教授分享兩個社區健康人口的介入計畫

 

不只延續生命,更要創造希望

       台灣失智症協會的柯宏勳理事,同時也是台灣在宅醫療學會的理事、台北市職能治療師工會的理事長,分享自己從醫院的職能治療師轉入社區進行在宅醫療工作所看到的種種。柯宏勳理事首先拋出一個核心思考:「我們老了之後想要什麼樣的生活?而社區的高齡者又想要什麼樣的生活?」

       柯宏勳分享了一個社區伯伯的例子。有一天他到社區工作時,看到一個拿著不求人(幫助抓背的器具)的老伯伯,不小心把不求人掉到電梯的夾縫之中,這個不求人對伯伯來說有著很不一樣的功能,伯伯的手並沒有辦法舉高,即使已經去醫療機構進行治療,仍是無法改善這個情況,若是再失去這個不求人,則很有可能會連一些基本的生活自理,像是曬衣服等,都無法完成,也可能因此被送到安養機構進行照護,再也無法隨心生活,也無法去做對他來說一個很重要的日常活動:到家樓下買大樂透。

      「像伯伯這樣的狀況,還要繼續把他帶去醫療機構繼續進行治療嗎?還是想想看,伯伯需要的是什麼樣的生活?」柯宏勳說,或許把房間的衣架高度、空間設計稍微改一下,再給他一個輔具,伯伯也是能夠自己一個人正常生活的。醫療有時候只看得到病,卻看不到人,重要的是人應該要如何生活,而不是單純的治療他的疾病。到社區做支援也是同樣的,當醫療進入社區的時候,講究的應該是如何早期發現問題並且預防,從照顧到支援,最後讓他自立。同時藉由社區活動的規劃,讓年長者可以為自己的生活訂定目標、設計行動計畫,去挑戰不一樣的生活任務,讓年長者的生活型態改變,走出家裡並且有更多生活功能訓練的可能。

       柯宏勳也提出,年長者的照顧者也需要被照顧,社區應有一個家屬的團體,讓他們可以彼此扶持,並且互相支援。而就目前醫療進入社區的狀況而言,現代的醫療必需要被翻轉,應該要有更多的人和資源回到社區、里辦公室、社區據點,醫院相對應該越來越小,讓人能夠在真正屬於自己的社區環境中接受治療,讓醫療深入與生活結合,創造更有人性的照護空間。專業醫療之於年長者,或許不只在醫院、不只看到病、不只關心是否長壽、不只延續生命,而是能夠創造希望,讓年長者對自己的生活有想像,有動力去做更多不一樣的事

圖/台灣失智症協會的柯宏勳理事分享社區伯伯與不求人的故事

 

「共餐」讓每一位年長者都能被照顧到

       三餐是我們每天不可或缺的營養來源,基於這個需求,忠勤里方荷生里長認為,社區年長者的健康照護,必須先從餐食的部份著手,於是發展出照顧年長者的「送、供、共」的概念。每位年長者只要一天繳20元,一次繳一個月,那麼禮拜一到禮拜五都會有專人負責準備午餐和晚餐。至於如何取得,則會依照年長者的狀況有所不同,若是臥床的年長者,會由志工發到家中,即「送」;若是能夠走動的年長者,則會請他自己下來拿,即「供」;而健康的年長者,則會聚集在一個公共的空間,一桌八個人一起吃飯,這是「共」。透過餐食的照顧,讓年長者的慢性病能有所改善:送到家中的志工能夠與年長者接觸,了解他的身體狀況;共餐時,較健康的長輩可以幫忙手腳相對較不靈活的長輩打菜,同時也增進彼此的感情,變成朋友。

       另外,里長也會於社區辦理健康促進的活動,像是打保齡球、坐在椅子上的復健等,透過參與運動的方式讓年長者能夠形成一個團體,互相關心扶持,有人不舒服的時候便能夠及時發現且通報。而里長也設立一面專屬於年長者的「乖寶寶牆」,讓有參加活動的年長者可以得到一點,集滿一定的點數便可以跟里長換取禮物,透過這樣的方式,不僅提高年長者出門參與社區活動的意願,同時也讓里長能夠更有效的掌握每位年長者的生活狀況,以達到社區照護的目的

        里長表示,透過餐食的照顧,讓健康的長輩去照顧生活能力相對較弱的長輩,加上社區活動的舉辦,讓長輩們一個拉一個進來參與,形成一個大的社區網絡,長輩間可以互相扶持。而里長也認為未來的社區,應朝向整合式的服務發展,例如成立社區失智據點,讓有照顧失智長者經驗的家屬去帶領剛開始照顧的家屬,讓家屬之間可以互助,度過初期較困難的階段,社區內自成一股循環的力量,形成一個彼此照顧的網絡

圖/台北市中正區忠勤里方荷生里長分享社區共餐的經驗

 

結語

       三位講者分別以不同的專業、同樣為社區照護盡一份心力的角度出發,來談論目前的社區高齡照護現況,並提出將來可以前進的方向。在高齡化的社會發展之下,年長者的照護已不僅是家庭內的事務,更是整個社區、整個社會必須共同去解決的議題。我們可以嘗試用陪伴的心,讓年長者願意走出家中,參與社區活動並且得到尊嚴,同時也讓年長者瞭解社區有一群人在照顧他,或許這樣的年長者也能夠成為社區照護的一份力量。高齡者的社區照護仍在發展中,如何將各方資源做最完善的整合,送到需要的人手中,這部分仍需要每位公民集思廣益、共同努力。

撰稿:吳蕙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