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本學期活動預告與歷次活動花絮
我們將不定期舉辦課程相關活動,
歡迎同學踴躍參加!

「暖」科技—在生活裡打造有溫度的關懷

2017-03-30

  早晨,繁忙的基隆路上車來車往,擠滿了趕著上班的汽機車,道路兩旁排列著等待通行的學生們。綠燈一亮,行人與腳踏車一起湧上十字路口,令人眼花撩亂。人流與車流中,有時會看見幾個身影,他們騎著電動車或是推著輪椅,通過人車爭道的狹窄縫隙之中;有些人們拿著導盲杖小心地、緩緩地走過險象環生的行人穿越道。

  身障者的身影在日常生活中其實並不陌生,偶爾我們會看見同學們熱心的身影,協助身障的同學過馬路。然而,環境卻不若人們友善。走入校園,自行車快速地穿梭在校內道路上,身障者遇上校內工程必須繞道或共道,破壞了熟悉的路線;下課後出了校園,車聲嘈雜的路口遮住了通行的提示聲,人行道的規劃與周圍路阻,讓輪椅、電動代步車無法方便進入。這是身障者所面對的每一天,除了必須克服多種「有障礙空間」外,這些障礙帶來的未知風險,也造成不少心理壓力。

 

「障礙者面對的困境,是來自於社會中『與我無關』的想法」

  深耕身心障礙者權利議題的前任國民黨立委楊玉欣,在今年(2017)2月20日受邀至台大創新設計學院「暖科技」課程中演講時提到:「多數人們對障礙者印象是遙遠的,當然,當障礙者在你眼前時還是會有感覺,你會覺得不捨,覺得他的生活會很辛苦,但這仍是一個短暫的感受,你依舊不會覺得那是你的事。而這個『無關於我』的想法,便是除了刻板印象外,障礙者或是弱勢者們所遭遇到的最大困境」。此外,楊玉欣也提到,面對身心障礙者時,我們很容易會思考這個人的未來有沒有可能性,卻不常想像他『需要什麼』來激發他的可能性。而這個「需要」的物件便是透過設計,來思考我們應該如何幫助這樣的人。       

 

  她舉一位患罕病而呼吸困難,具有聽、視覺障礙的兒童—坪坪的故事為例,若要讓她能夠學習、發展她的人生,除了必須有人力及基本維生器具,還需要使用平板溝通、輔助畫板等一連串的配套輔助。坪坪在這些輔具的幫助之下,做到了大多數人想像不到的事—追逐她的生活目標。她可以唱歌、文學創作、繪畫,甚至參與爭取「無障礙」權益的運動。這必須是建立在多數人相信這樣的生命是有價值、有力量的,集體社會相信這些人們是有可能性的,他們才能獲取機會與資源。

 

知道如何生活,科技才能有效服務

  暖科技(或稱關懷科技)的出現,便是為了能夠有效地在障礙者生活中,解決不同的需求困難,透過新的科技技術或概念與輔具的結合,創造出能夠貼合生活習慣,同時也讓需求者感到舒適的產品。無論是從簡易的機械設計,如因應肢體不便而設計出的頭戴式畫筆載具,到利用技術感知周遭環境再傳入耳機的智慧型導盲手杖、無障礙網頁的閱讀器及設計等輔助軟、硬體,都是奠基於使用者的需求而創新的科技物。

  這樣的科技運用也不再僅限於協助肢體障礙者,逐漸延伸至孩童與高齡族群,在日本便有針對老年族群使用習慣而設計出新型視訊、通訊設備。暖科技是將使用者切身的問題置於核心,然後貼身剪裁出來的一套符合使用者實際需要的新工具。藉此,不同的需求者不再是需要他人全罩式照護的「被照顧者」,而被賦予了生活自主的空間。

 

面對的障礙除了身體的,還有空間的

        然而,輔具所能解決的仍是偏向個人層面的困難。如何創造友善、無障礙的空間,則是暖科技所要探討的另一個問題。楊玉欣立委在任內推動無障礙空間及公共設施的政策與法規,在實際執行上遭遇了許多困難,例如:為求公園或人行道管理之便,不願將路阻拆除,造成乘坐輪椅、代步車的人必須與車爭道,承受車禍的可能風險;公車與路面的間距過大,以及公車上的斜坡裝置需要司機另外下車裝置等問題,都使得輪椅使用者或障礙者無法輕易近用,甚至可能讓他們承受其他乘客的眼光而增加情緒負擔。

  都市的公共空間,是否可以納入這些身障者的需求,不被障礙空間所限制,暢遊在空間之中呢?「暖科技」這門課程的開設,便是看見了這樣的問題,並嘗試提供解方。

 

「共融」的生活目標,暖科技課程的著力

  開設在台大創新設計學院下、105學年加入無邊界大學計畫的「暖科技」這門課,是由工學院、城鄉建築研究所以及健康行為與社區科學研究所合作的跨領域課程。「我們在公園裡很少會看見身障者的出現,一般的遊樂設施設計似乎排除了特定需求的小朋友」,來自工學院機械系的詹魁元教授在與同學討論時說道,暖科技便想將焦點擺在友善的公共空間設施,創造出共融的遊樂空間。詹教授提到:「這邊的『共融』不再僅限縮於障礙者或是兒童了,而是想創造出『所有人』都能共同使用、高互動性且安全的遊具」,意即是跨越了不同的身份、年齡、障別的隔閡。

圖/大安國小-共融式鞦韆

  暖科技課程助教楊凱翔表示,本堂課的核心便是希望透過設計思考的方法流程,同理目標客群,去模擬他們可能遇到的問題。像是課程中會安排同學到公園,將他們的腳綁起來,或戴上特殊的眼鏡去模擬不同需求者可能遭遇的困難,最後將定義的問題透過實作打造出原型(prototype)來解決。在這個過程的反覆進行中,希望發想出能夠實際執行的創意概念,解決暖科技所欲改善的核心問題。

  其實,共融遊樂設施的概念已有施行,目的是提供所有兒童一同玩樂、遊戲、發展能力的遊樂設施。這裡指的兒童包括一般兒童及具特殊需求之兒童(例如心智障礙、肢體障礙、視覺或聽覺障礙者等)。北市工務局也於今年(2017)初完成三處小公園的改造,未來則欲在花博園區、大安森林公園等地建造大型的共融遊樂場。而本年度的暖科技課程也將以花博園區作為設計的場域,讓北市府能夠與課程互動,並參考課堂同學的實作成果。

 

沒有障礙的社會,暖的不只是科技

  身心障礙者的照護與需求,長久以來被放在社會不顯眼的角落,也被貼上特殊的標籤;多數人對於他們的未來生活與發展有所質疑,甚至有著負面的刻板印象。暖科技等輔具、設施的建立,終究是要提醒社會大眾,身障者確實與我們不同,但這樣的不同透過一些巧思、多一點的體貼與思考便能去克服。

  時至今日,有全黑的餐廳雇用視覺障礙的員工、以聽障者為團隊必須以手語點餐的餐廳。暖科技的核心關懷告訴我們,即便你與我不同,我們仍能共同遊玩,並不因身體的限制而有所區隔。這皆是以創意與尊重出發,賦予了障礙人士自立、自主、獨立的可能性,以及最重要的—每一個人平等的尊嚴。

 

 

其他資料參考:

 

 作者:陳亮丞

 來自台南,求學於台北,使用文字論述的初心者,在大學裡學習分析社會現象的屠龍之術。

 喜歡看書、電影、排球,努力實踐「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的普通大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