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本學期活動預告與歷次活動花絮
我們將不定期舉辦課程相關活動,
歡迎同學踴躍參加!

誰來守護「照顧」社會的人們 — 淺談外籍移工的職業權益

2017-05-11

  有時在巷口公園的一角,有時是在那些你我未曾踏入擺著異國文字招牌的店鋪裡,三三兩兩的人們聚著,聊著彼此的生活、工作。他們是遠渡來台的外籍移工族群,在這些人中,有些是所謂的家庭照護工,他們身處老人照護的第一現場,日日夜夜都必須待在照護對象旁,大量的工作時數使她們難以擁有太多額外的生活;有些人則是所謂的「廠勞」,在工廠裡、工地中揮灑他們的青春勞力,高度危險的工作環境下換取微薄的薪資。唯有在那些短少的休假日中,他們得以喘息,得以從工作的高壓中解放,擁有自己的休閒生活;但更多的移工卻連擁有這些休閒都嫌奢侈。在臺灣的土地上,他們被捆死在工作中,他們不被人們接納,排擠至社會的角落。

 

  身處多重軸線的弱勢處境下,外籍移工族群權益在臺灣卻是難以發聲,且不受大多數人民所關注的。

 

「邊際的勞動力,長期被漠視的移工」

  根據統計,外籍勞工在台人數已突破六十萬[1],這樣龐大的族群卻多半是身處極差的工作環境以及待遇條件。林立青在《做工的人》一書中提到 ,臺灣工程以低價搶標,因為價錢太差,工人來來去去,並沒有穩定的人員能夠在施工現場。而廠商便以此來塑造本籍勞工不願意吃苦,缺工問題嚴重的現象,因此必須引進外籍勞動力。而這樣的待遇環境在引進外勞後也不會有所改善,產業外籍移工所領到的便是最低限度的基本薪資,此外,仍須再扣除膳食費、住宿費、仲介費等等額外費用,實領的薪水往往僅有一萬出頭,其實相當地低,迫使這些勞工們欲爭取更多的工作機會,外勞便成為了雇主任意差遣的廉價、機動人力。

 

「用完即丟的移工,勞力市場下的人肉商品」

  今年五月,臺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所舉辦的職業安全講座中,邀請了「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移工服務暨庇護中心」以及「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參與外勞的職安討論。

 

  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黃怡碧說:「兩公約對於人權的保障包括境內外國人同樣享有本國人相同的基本權利,然而外籍移工在臺灣的職業現場待遇卻是大相逕庭」。

 

  法規面,我們將藍領外勞區分為產業外勞以及社福外勞,而按照《勞工保險條例》規範,當中僅有產業外勞在勞保條例中是強制納保,其餘的社福外勞,也就是今日最常見的家庭監護工,是在勞動基準法所保障之外,且不強制納保的。除此之外,產業外勞中,漁業外籍工作者又更加的被排除在法規之外,原因在於目前外籍漁工常用境外聘請的方式僱用,造成了他們無法被既有的法規所保護。

 

  移工服務中心主任汪英達同時也提到,外籍移工面對的共有處境,便是他們的選擇權相當有限。眾所皆知,在外籍勞工來台前便必須面對相當於一年薪水的高額仲介費用,多數移工並沒有辦法支付而必須貸款,便會在仲介要求下簽訂本票等借貸契約,使得仲介可以簡易地透過法院強制執行。移工在本已微薄的薪水外再被強制扒一層皮,變相使得其生活困難,因而更容易配合雇主超時工作以換取薪資。

 

  被排除在勞保之外,無法合理地享有國家賦予的職業災害、老年、死亡及生育等各種給付;法規層面上,政府因著規範困難、適用窒礙難行阻礙發展等理由,來規避掉健全此類人們最基本的勞動保障。這同時象徵著,具有高度社會性質的勞保將我們共存的這個社會一分為二,畫出了一群國家不願正視其權益的「他們」。

 

  除此之外,在工作的場域中,外籍移工們同樣面對著困難。即便納入勞保,語言不通仍使得醫療體系對他們而言相當陌生而無法近用;而就算能夠使用醫療資源,越長的就醫期間代表越長期的無收入,勞基法雖保障移工一年三十天左右有薪病假,但實務上少一天上工,便是少一天工資。汪英達表示,政府的勞檢其實對於移工來說也沒有實質上的幫助,勞檢員多半沒有移工母國語言的能力,亦不會有翻譯隨行。造成的便是無法避免雇主壓力,移工不易說出工作現場的對待。而一旦發生職業災害,即使是合法聘僱的移工,很可能就被雇主解僱退保,甚至遣返母國,不管這些職災移工後續是否還需要治療、經濟生活是否有保障。

 

  本勞會遇到的職業傷病問題,外勞也一定會遇到。無論是罔顧工作環境安全的雇主,還是拿安全健康去賭的勞工,這些狀況都會發生。只是當移工發生職業傷病時,明明依法可有勞保給付,但移工不懂法令,也不知道可以向誰求助,變相成了勞力市場中用壞即丟的人肉工具。

 

「他們將青春貢獻給臺灣,卻得不到相應的尊重」

  《就業服務法》中,低階移工的僱用核心便是避免他們取得永久公民權,因而藍領外勞皆有規定每三年必須出國,以防連續居住在臺灣;而在移民法修法後,甚至排除計算了藍領外勞在台工作的時間。「他們將大半的青春花費在臺灣,台灣社會卻不願意看見他們的需要」汪英達在談到移工移民的可能性時提到,人民多半也不願意接受藍領移工真正進入這個社會;然而,白領外勞同樣地作為外國人的身份,卻不被法規所限制,除此之外社會也多半不排斥這樣的外國人民擁有公民身份。在藍佩嘉《跨國灰姑娘》一書中解釋:「白領移工是台灣有需要的『外國人才』,是被歡迎歸化的;而藍領移工則被認為是理想的僕人、卻不夠格被稱作台灣的公民」。法規層面或許有人數上的考量,然而也透露出了一種階層化移工的排序現象,這樣的差別對待以及排擠不僅僅在勞工的階級上出現,也在國籍種族的軸線上出現。

 

「被逼至角落的東南亞移工」

  對於東南亞各國移工落後的、不文明而難以溝通的偏見,在不一樣的語言、臉孔、皮膚中烙下,這在我們的醫療政策上可見一斑:移工就醫相當困難,但是國家對於移工的身體卻是病理化且高度監控的。

 

  移工踏入台灣的第一天、來台六個月、十八個月、三十個月,都各要做一次自費體檢,少做一次就會被遣返。不斷體檢代表他們將不斷被仲介剝皮,以便宜的署立醫院體檢為例,自己做一次約1000元,但仲介帶他們去就要收至兩倍或更多,造成不小的負擔。此外,女性移工的權利仍是未受保障,即便取消移工禁孕條款,但是沒有缺乏配套措施常被迫選擇不是拿掉孩子保住工作,就是辭職回母國待產。而若是從就業現場逃跑成為了無證外勞,就醫更像是天方夜譚。醫院只要接到移工的病例,在法規下必須強制通報非法外勞案例;若是懷孕的情況下,只要小孩一出生登記,資料庫也會連通移民署資料,使得非法移工強迫現身,面臨直接遣返的處置。這使得移工醫療全結構上更缺乏誘因,多半會找尋不合格的醫療環境或甚至不就醫。政府只在意他們的行蹤,而罔顧工作者的職業健康。[2]

  

  不僅僅是在政策上,生活層面這樣的歧視亦造成了東南亞移工們無法良好地在臺灣社會中找到自在舒適的休閒空間。

 

  「印尼商店」、「越南商店」等等專門販賣移工母國的商店或商街成了移工們的最後一塊淨土——因為少有臺灣人們的身影出現。報導者在去年(2016)的報導《第一廣場,移工築起的地下社會》[3]當中提到,臺中地區最受歧視,被認為是破敗、骯髒城市角落的第一廣場,因為臺灣人的迴避,反而成了移工們齊聚之地,大量的東南亞商店進駐,使得假日總有大批移工人潮從全台前往。移工們在那裡終於可以擁有真正的「休假生活」,不必擔心語言的隔閡、國籍的歧見,在那裡有的是熟悉的群體。

 

  蓬勃的地下社會景象,透露的是臺灣仍舊沒有正視到這樣的需要,我們並未有意識地去做到尊重不同族群、不同宗教生活習慣的友善環境。在此之下,移工不具有與本勞相同足夠的休假時間、適當的休閒去處。有人可能質疑,他們來台便是要工作的何須在意休閒,然而在職災的議題上以指出,工作之外擁有休閒,無論是動態、靜態活動,都能使得人的健康有所提升。在長期照護政策議題中,也有學者指出休閒活動的缺乏,使得台灣人民老年失能的比例攀高。[4]台灣的人民如此,更罔論醫療權利更難實踐的外籍移工們。

 

  在有大半的家庭照護工作由移工承擔,基礎建設有賴於移工支撐的臺灣社會中,那誰來看見移工在異國的痛苦以及工作對他們潛在的身體傷害?臺灣剝削掉的不只是移工們的勞力,更是剝削掉了他們正常生活的權益以及身為人的需求。

 

「真實的人,真實的生活」

  致力於移工權益的團體們努力的目標,一言以蔽之,便是想讓社會清楚:移工跟你我、跟社會大多數的人們一樣,具有著他們的家庭、生活甚至夢想。我們都是共存於臺灣的辛勤工作者,而因此沒有誰的基本權益應該比誰低。除了政策面的倡議之外,近年亦有許多團體投身移工與台灣的文化交流活動。

 

  於今年四月舉行移工故事特展的「One-Forty 四十分之一移工教育文化協會」[5],便是因受到東南亞移工的故事所感,希望能將更多移工們的故事告訴更多人。其中除了交流,也策劃了多種培力課程,讓不同族群的人們互相分享、學習並成為朋友建立感情,相處同時也讓移工們工作之餘能夠學習技能,讓移工在出外工作是有真正技術與知識的獲得,在回國後能夠運用此找到更好的工作,而不落入回國找不到工作又再度出國的無限循環之中。

 

  在此當中可以看見,這群移工們其實與你我並無二樣,正為著生活與未來辛勤構築著、追尋著,他們會為了創業的理想、會為了家庭勇敢地前往異鄉打拼;同時他們也因思鄉、因工作的挫折而感到情緒。他們不是僅作為一個個一小小的勞動螺絲,淹沒在異鄉巨大的產業機器之中,而他們的故事與夢想也同樣地需要,也值得被你我看見。

 

[1] 中華民國勞動部統計月報 至106年4月

https://www.mol.gov.tw/statistics/2452/2453/%E5%8B%9E%E5%8B%95%E7%B5%B1%E8%A8%88%E6%9C%88%E5%A0%B1/

[2] 相關報導 :報導者 《無國籍的移工小孩──「沒有名字」的孩子們》 2016.08.22

https://www.twreporter.org/a/stateless-children-of-migrants

[3] 報導者《第一廣場,移工築起的地下社會》  2016.06.16

https://www.twreporter.org/a/taichung-first-square

[4] 論文資料《健康體能促進課程介入對社區老人成效評估-以南投縣為例》陳怡安(2014)

     國立臺灣大學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

http://ndltd.ncl.edu.tw/cgi-bin/gs32/gsweb.cgi/ccd=pdt2jw/record?r1=10&h1=1

[5] One-Forty 四十分之一移工教育文化協會 官網

https://one-forty.org/ 

 

圖片來源:

《再鬆綁 外勞3年期滿不強制出境》 好房網新聞照片 2014-10-01
https://news.housefun.com.tw/news/article/15685180382.html

 

#瞭解更多:

無邊界大學課程

勞動與健康政策:http://www.urbnext.org.tw/index.php/course_content/page/4/32

健康城市與疾病書寫:http://www.urbnext.org.tw/index.php/course_content/page/4/33

 

 作者:陳亮丞

   來自台南,求學於台北,使用文字論述的初心者,在大學裡學習分析社會現象的屠龍之術。

 喜歡看書、電影、排球,努力實踐「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的普通大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