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shop

「無邊界大學」計畫的核心精神
在於突破傳統的教學方式、知識的邊界,
便是以「課程」與「工作坊」同時併行的方式達成。

我的遊戲小島(一):故事從頭

2018-01-05

       「我們都是在他們[小孩]下課後繞過來,挖挖土、玩玩樹枝,玩夠了再走回家。」一位年輕媽媽坐在中央藝文公園,看著兩個甫介學齡的孩子在樹下堆著沙土,嘴角噙著微笑地對我說。午後台北會咬人一般的陽光,在穿過枝枝葉葉後被篩成溫柔光豆,輕輕撒在孩子軟軟的髮絲上。

       這片草原,正是上週日「我的遊戲小島」工作坊舉辦時,孩子們奔跑、攀爬的地方。

華山大草原的特殊之處

        中央藝文公園,在林森北路市民大道北平東路金山北路的熙攘車道之中,與華山車站舊址、光點華山電影館相連接,並鄰近華山創意文化園區。地處漂亮的藝文與交通空間連線上,有片廣大的草原──URS27華山大草原上。

       這次的「我的遊戲小島」設計工作坊地點位於這片草原上。這裡屬公園用地,現為青年公園管理所管轄,但因為過去是華山車站,部分水泥平台歸台灣鐵路局管轄;也正是這個車站,讓華山大草原不僅有綠色的鋪面,更有歷史的厚度。

       華山車站從1930年代以降作為北部貨物集散的節點,帶動當地的繁盛;1986年台灣鐵路地下化使得這些支撐當地生產與經濟的地面鐵路、車站失去功能,成為閒置空間。1980年代台北快速向東區、信義副都心區域開發消費娛樂地景的政策,不僅台北重心東移,且大量冒出百貨公司、大型購物中心甚至1990年代複製國際化的都市印象(又稱「曼哈頓化」),在1990年代後期被重新檢討,改從古蹟保存和藝文空間的視角,介入都市中閒置空間再造的規劃過程。1997年整個華山創意文化園區就是在這個脈絡下,從廢棄的釀酒廠與車站,重新規劃為另類的空間(alternative space),希望開放給市民重新來定義怎麼樣的公共空間是大家共同想要的,對抗過去都市更新計畫中寬闊的街廓、摩天的大樓等由政界和經濟精英想像並規劃的都市空間。2010年起,台北都市更新處盤點一些過去繁華如今逐漸被人們遺忘的都市角落,啟動「都市再生前進基地 Urban Regeneration Station」計畫(簡稱URS計畫),希望在舊有的都市空間輪廓中,在保留過去空間記憶的前提下,填充新的、符合現代市民需求的概念與軟體。取林森北路27號的門牌,將這片台北市鬧區中難得的大草地編列為URS27。

       華山大草原不僅僅在空間軸上是台北市中心鬧中取靜的一方休閒空地,在時間軸線上,它更保存著過去帶動地方繁華、帶來如今密集人口的歷史記憶。屬於市民的記憶層層疊疊地為這個地方上色,而這一次,這片草原再次承載起新的可能性:以豐富市民生活為目的並且試圖翻轉過去規劃者俯視視角的新設計,已經在這片草地上展開一場新的運動。

「我的遊戲小島」:孩子的遊戲權需要被保障

      「我已經在這裡住很久的,每天我一定、一定會帶我的狗出來。這在台北市必須的,狗狗需要運動的,」一位近四十的男子看著自己的狗兒子奔跑在草地上,笑著說:「不然他在家都一直趴著睡覺。[…]養小孩也是一樣的道理。

       2016年公民參與式提案中,有人針對2015年北市政府大規模移植進口罐頭遊具於多數公園的行為提出異議,並回顧台灣都市以車輛為主的設計如何壓縮兒童在都市中遊戲的空間。對於特公盟而言,這個需求是必須的且立即的。快速的都市化讓水泥鋪面擴散到更多地方,但都市這樣一個過去作為經濟、政治與文化的集中地的空間中,規劃時多忽略一群小小使用者──兒童(Tim Gill)。由於越來越多兒童從小成長於這樣的空間中,這些孩子是否有權利,要求這個以追求效率、快速流通與高交換價值為標準設計的空間,為他們保留一個追求安全、慢速走路和高人際互動機會的地方?答案在民眾提案中是肯定的,所以提案中期待共榮式的、兼具美感、好玩、安全等要素的遊具。案子於是提到政府機關,政府必須也著手進行。

       主辦的公園處表示,推廣兒童遊具設計是回應民眾的需求:「為了落實公民參與,臺北市政府自今年度五月開始嘗試在兒童遊戲場規劃設計初期就導入孩童參與,從孩童的觀點,發掘他們喜愛的玩耍方式,嘗試理解什麼樣的元素及空間對兒童來說是重要的。」

       但是在此之前,台灣有無支持不同於罐頭遊具的社會條件,來促成共榮的、多樣的、特色的遊具想法的萌芽與落實?

       台灣目前擁有的條件似乎不樂觀。由於台灣多數遊具依賴進口,外國廠商在設計時受到台灣遊戲場設施的法規限制。其中最主要的限制是「中華民國國家標準CNS 12642『公共兒童遊戲場設備』」以及「中華民國國家標準CNS 12643『遊戲場鋪面材料衝擊吸收性能試驗法』」。這兩條規範,加上官僚運作上追求快速成效,所謂「組合遊具」成為進入台灣的主要遊具種類。組合遊具可在工廠內裁切、現場組裝,相對出貨快速;但其外型、尺寸、材料組合都相對無彈性。這些組合遊具也就是後來譏稱的「罐頭遊具」。另外,若要設計共榮式遊具,台灣也缺乏既有的生產研發所需的設備和經驗(現況報導:〈北市推共榮式遊具〉)。

       挑戰還不僅如此。台灣不僅在研發、設計、生產等面向上沒有前例可循,在轉譯兒童的需求這一方面,台灣也少有研究或發想基礎。山崎亮先生在《社區設計》中點出,以使用者為核心是設計師的目標,但若當這群使用者無法清晰表達自己所需時,設計師該如何引導?如何解讀?山崎馬富士公園中常是以孩子王的活動設計這個轉譯過程,台灣團隊則借鏡此經驗。

       承擔挑戰的正是「我的遊戲小島」,由臺北市政府工務局公園路燈工程管理處策劃,境觀設計有限公司眼底城事為為設計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特公盟)組成跨領域執行團隊。這是設計者第一次這樣近距離觀察年幼的使用者,嘗試解讀孩子對公園遊樂場的想像。「我的遊戲小島」設計工坊,結合設計中「使用者中心」的概念,引導兒童自己訴說自己理想的遊具。

       由於這群2-12歲的孩子,尚無法精準掌握抽象的語彙,或精確地表達自己想要的設計。因此活動希望遊具設計者可以直接觀察兒童遊戲的狀況,來理解兒童期待的遊戲元素。但是如何觀察?借用山崎亮的「孩子王」策略,首先孩子王各自帶著依照年齡大致分組的兒童們,在特定的語境下玩耍,例如要求孩子設計「秘密基地」。接著觀察孩童如何做出箱子、或者溜滑梯的上面加蓋小屋,甚至直接搭建樹屋。又或者要求孩子鋪一條路從A點走道B點,並記錄孩童如何以攀岩繩、布料和紙筒,利用兩棵樹分支處的高低落差搭起溜索。孩子精力滿分、創意滿點,也讓設計者大開眼界。

       下一步,要如何將孩子的創意發想和做出的成品,還原成最初孩子腦海裡想像的元素靈光?這個轉譯(translation)就透過孩子王,在活動過程中不斷詢問孩子:「怎麼會想這樣做?」、「你要搭溜滑梯因為…?」轉譯,是確保資訊公開,方便各不同領域的專家合作時可以共同分享既有的資訊,並根據這些資訊做出最妥善的方案設計。這次,轉譯變成了嘗試透過讓正處於「生產資料」過程中的兒童,透過有限的語言和操作能力,將自己腦中的資料「傳輸」給孩子王,再由孩子王彙整、收集這些資訊後「轉譯」成抽象的設計語言,交給公園和遊具設計師來執行。

再議空間:屬於消費的空間,還是屬於生活的地方

      「我的遊戲小島」工作坊帶著對於都市空間應如何定義的嚴肅議題,迎頭撞上了華山大草原──一方曾經催生一地繁華、但一度被居民遺忘的地方。在這個浪潮上,許多藝文空間強調以藝文與市民力量對抗城市設計者單一、經濟考量的規劃方式,卻再度與市場妥協,將自己包裝成高級商品供人們消費。但是華山草原的使用者,是一群都市長大的孩童,和他們希望孩子可以盡情玩耍的都市父母。以兒童遊戲權觀點出發的空間改造計畫,使用公園綠地為施作空間,是否可以一方面保有其自主性,貫徹自身為友善生活環境而設計的出發點;另一方面又因為其地理位置,強力地介入台北以經濟生產消費為主流的都市空間中,作為更純粹的對都市公共空間的反省,呈現在每個來往的市民心中。

撰稿人:鄭珮宸

 

  1. http://www.urstaipei.net/tag/know/URS27
  2. 論文:藝文空間發展與都市再生:從臺北市空間再利用觀察
  3. http://www.urstaipei.net/about-urs 〈關於我們:什麼是URS〉發表於網站《台北村落之聲》,版權歸屬:2016 臺北市都市更新處。
  4. 〈北市啟動兒童參與設計遊戲場實驗計畫 自己的遊戲場自己做 6/5起向小朋友們徵件〉南港公園管理所,臺北市政府工務局公園處新聞稿。新聞聯絡人:劉玉華。更新日期:資料更新: 2017/6/2 ;瀏覽日期:2017/8/16。網址:http://pkl.gov.taipei/ct.asp?xItem=304530809&ctNode=46613&mp=106013
  5. 山崎亮. (2015). 社區設計:重新思考「社區」定義,不只設計空間,更要設計「人與人之間的連結」(コミュニティデザイン:人がつながるしくみをつくる) (莊雅琇, Trans.). Taiwan: 臉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