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shop

「無邊界大學」計畫的核心精神
在於突破傳統的教學方式、知識的邊界,
便是以「課程」與「工作坊」同時併行的方式達成。

無邊界助教動力工作坊(三)

2017-05-14

圖/ 助教們正在認真討論

 

       又到了助教們每月一聚的時間啦!這次聚會時間是在5月5日中午,學期已經超過一半了,相信助教們對於工作有不少心得吧!這次的聚會除了宣布無邊界計畫辦公室的期末大事件之外,也邀請助教們集思廣義,聚焦討論大學內強調跨領域合作的計劃經常會遇到的三大問題,分別是「教學資源與成果如何重覆使用?」、「小組報告總有想搭便車混學分的組員,該怎麼辦?」、「實作高難度,助教要學會十八般武藝?」面對這些問題助教們都是怎麼因應的呢?就讓我們趕快來看看助教們現身說法,跟大家分享他們目前的解決方案!

 

       跨領域計劃常常在執行的過程中,才發現問題不斷浮現,也因此這次的聚會書緯老師跟希慈共同想出三個題目,這三個題目相信是不少助教在學期過程中,或多或少會面臨到的問題。每位助教可以自由選擇兩個問題加入討論,與其他助教交流,最後,書緯老師會給予各組回應。

 

Q1:如何讓課程內容和課程產出可以有再利用的價值跟機會?

 

       首先談到的是成果的類型:傳統的書面報告、媒體、影像、懶人包、平台 ,這部分在討論的時候,延伸出一個問題:老師不斷鼓勵學生要產出「非傳統」的報告,但是老師似乎自己也不知道能做什麼?

 

       接著,助教提到讓課程產出可以被應用或被看見,這樣才有再利用的機會。助教分享各自的經驗,像是直接合作,無論是校外社區或是校內社團皆可。還有,就是創造平台,例如城鄉所會將歷年成果報告書放在網路上,新聞所也會透過新聞所訊推廣學習成果。針對無邊界的系列課程,助教們建議可以創造一個平台,讓學生的報告可以被搜尋。

 

       此外,課程設計本身需要分成不同階段,才不會讓學生在課程中永遠停留在認識社區而已,而是要鼓勵學生前進,開拓其他的可能。最後,問題也提到如何傳遞無邊界大學的理念,並將之擴及其他校外。對此,書緯老師認為,無邊界大學計劃現在是鼓勵老師在課程一開始設計的時候,就先設想成果、觀眾。接著,在學期中透過工作坊的形式,邀請外面的業師合作,給予學生一些技術性的支持,以便讓學生可以有實作的能力,生產出有別以往的學習成果。而透過這些步驟,不只可讓校外的資源與目光進入台大,課程學生也能藉此接觸城市。

圖/ 助教解釋他們的想法

 

Q2:面對參與程度不一的的課程學生,助教的角色和實際工作可以是什麼?

     以下為助教觀察到的問題與解決方法:

  1. 期中過後同學的參與度下降→ 助教先架構好要討論的問題,讓同學們能盡快進入討論狀況
  2. 不同科系同學,專業知識上的差異→每個禮拜重新分組討論、讓擅長讀理論的學生跟擅長實作的學生一起
  3. 同學外務繁忙→自然調節、助教當臨時組員、多半小組會找到自己的方式
  4. 漫不經心的畢業生→考慮把它當掉
  5. 教室空間不適合討論→ 桌椅重新擺置,創造可以討論的空間

       書緯老師對此回應,這纇課程非常注重討論的份量;然而在過程中,一方面又要知識性的傳授,一方面又注重實作。所以時間往往不夠用,因此若能變成「三加二」學分形式的話,也許會好一點。

圖/ 城市浪人創辦人張希慈與助教們

 

Q3:面對課程學生參與的不同議題/社群,身為半局外人(outsider)的助教可以做什麼來幫助學生?

面對這個問題,助教們分成不同階段回應:

1.  與老師間討論的方式:助教扮演聆聽者的角色,擔任同學與老師間橋梁,將同學的心聲傳遞給老師。重點是要建立一個能跟學生討論的平台。

2.  一開始小組的選擇:依照議題組隊,小組隊題目會較有共識。

3.  學生沒辦法聚焦問題:助教要協助同學聚焦,如果學生能夠較快聚焦問題的話,就能較快進行分工。

4.  怎麼跟外界聯繫:學生自己先列出希望邀請誰,老師透過人賣協助邀請。或是,老師在課程設計的時候,就先邀請能夠提供資源的對象給與同學協助。

 

       書緯老師則如此回應作總結:「這些問題很關鍵的是改變了過去講授型的上課方式,各位現在進行得很多課程是需要走出教室,面對不同的社區、授眾。有些老師比較有經驗,他們會知道這些成果會被學校以外的人看見,那他們就會嘗試改變教學方式或產出。有些新加入的老師也會想嘗試要用新的方式授課,不過他們不知道要用什麼方法。所以,聽起來老師端需要更多的學習!無邊界大學計劃會繼續蒐集大家的意見跟成果,將這些資訊彙整以便能讓後續加入的師生可以參考。另外,像是之後要舉辦的成果發表(6/17椰林講堂,請密切注意無邊界粉專),也是希望透過一個工開的活動讓更多老師、學生可以看到其他人的成果。也或許可以利用學校新進教師培訓的時間,分享從一開始的課程設計,一路到助教角色、社區合作、成果產出預設等等,重新鬆動傳統的教學模式。」

圖/ 開心地結尾

 

撰稿 : 葉貞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