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shop

「無邊界大學」計畫的核心精神
在於突破傳統的教學方式、知識的邊界,
便是以「課程」與「工作坊」同時併行的方式達成。

【助教動力工作坊第三話】每個人都有成果展,去實現吧!

2017-12-26

       12月的到來,意味著離學期結束也不遠了,多數課堂的課程都開始讓同學實際動手去做,為學期末的成果展做萬全的準備。給予學生自由發揮創造力去做的這段時間,助教們該以什麼樣的角色幫助同學建立心態、朝向好的方向前進呢?這次也同樣是由城市浪人執行長—希慈,為我們帶來他的經驗分享!

       隨著時間推進,助教們也已陪著同學們走過三分之二的學期,因此在助教工作坊的一開始,希慈便詢問大家到目前為止當助教的感想:「當助教有沒有獲得或是失去的東西呢?」每位助教的回答不盡相同,不過也有些共通的答案。在獲得這方面,能夠更了解學生不同的想法、指導同學完成專案、與同學成為朋友、對課程相關議題有更深認識、學習如何將課程與社會做連結等等,是助教們的聲音。至於在失去這方面,多數助教表示時間是一大困擾。

       每位助教互相傾吐,了解彼此的心聲後,希慈接著帶出了對多數課程來說很重要的一件事—「成果展」。希慈拋出了一個問題:「為善(社會創新)要不要讓人知道?」無邊界大學的相關課程旨在讓學生與社會有更深的連結,為社會議題作出改善的行動方案,並以成果展的方式呈現。這或許對社會來說是好的,但是,需要讓大眾都知道嗎?為什麼?針對這個問題,多數助教的答案是肯定的。

       助教們認為,成果展的存在,是為了提供一個公共討論的空間以及機會,讓社會大眾知道針對一個特定的議題,我們想出了一套方法去嘗試解決。藉由成果展這個場合,能與大眾溝通自己的創作理念,不論是得到支持或反對,都是一個很好的雙向溝通機會,向大眾闡述自己的想法。這時希慈又提出另一個問題:「大家會期待成果展嗎?」助教們認為同學們可能會因為對自己的專案有更高的目標,但現有成果可能尚未符合同學心中期待,而對成果展有所卻步;或是辦完成果展後,得到的回饋不如預期而擔心;同學也可能會需要更多時間摸索成果展的意義與價值;但整體而言還是會對能將自己努力的成果展示給大眾這件事是有期待的。不過助教們也對於該如何帶領同學執行成果展,將一學期努力的成果完整呈現有所擔心。針對這個問題,希慈給予助教們的建議是:要建立舉辦成果展的信心及熱誠,必須重返初心,找回與議題的連結感,並思考如何以適當的方式展示。

圖/助教們正在彼此討論成果展的意義

       舉辦成果展,除了展出的方式跟心態很重要之外,也必須關注來觀展的群眾。希慈對此提出一個核心的問題:「你們的課程產出對誰來說是有價值的?」對於來觀展的人,要去設想他為什麼要來看這個展,對這個觀展人來說展出的東西有什麼樣的意義跟價值呢?展出的資訊對誰來說是重要的呢?為了回應這些問題,希慈使用了一個工具—「同理心地圖」,藉由同理心地圖把人拆解,去設想一個特定的人一天中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情,他會看到、聽到、感受到、想到、說、做哪些事情呢?希慈請大家以成果展的地點—市政府去發想,經過市政府的人是什麼樣的人呢?會有什麼樣的行為反應呢?經過三分鐘的討論後,助教們紛紛給出答案,路過觀展的人可能是30-40歲的洽公的員工、記者,或是退休志工、高中學生,可能的行為包括會急著找尋目的地、等待辦公時滑手機、與志工聊天等等。藉由實際練習同理心地圖,助教們也更了解如何帶領同學對可能的觀展群眾有更清晰的想像。

圖/助教們練習同理心地圖的發想成果

       釐清辦理成果展的意義以及認識可能的觀展群眾後,成功的展覽還有一個不可或缺的元素—吸睛的標題。希慈提到,要讓自己產製的內容被成功的傳播,首先必須為自己的議題定位,並且決定討論的深度,這件事情才有被討論的可能。之後就必須去試想受眾可能會感興趣的內容,以有效的標題吸引大眾觀看,同時精確傳遞自己想傳達的東西。希慈以知名Youtuber啾啾鞋的分析「為什麼殺人標題會有效? 」為主進行深入解說,有效的標題必須包含一些元素,例如標題中的數字,可以讓人覺得資訊的可信度相對較高;善用關鍵短句可以引起受眾的好奇;或是引起情緒性的反應讓受眾覺得感同身受。為了讓傳播者與受眾雙方能夠有效溝通,必須找出欲傳播的事情與受眾在意的事情的連結,這個連結點就是好的切入點。希慈接著請大家實際練習,助教們必須選擇一個班上的小組成果,寫下三個給「白領上班族」看的標題,思考標題時必須考慮受眾是誰、他們在乎的事情是什麼、要如何跟他們溝通。助教們分別提出「一秒看懂公車路線圖」、「沒有限制的遊樂園」、「避免車禍的101種方法」等等標題,嘗試將課程欲改善的社會問題,以親近大眾的標題呈現,以期能夠吸引更多人注意。

圖/希慈講解有效的標題所包含的元素

       在期末腦袋記憶體已滿的狀態下,助教們仍努力揣摩「可能的觀眾」樣貌,思考這群人感受的與在意的,進而嘗試擠出可以抓住路人眼睛的標語,就是為了分享所學給修課同學,讓大家可以循著具體的方法設計成果發表形式。為什麼要這麼辛苦呢?因為─無論是明年1月6日的D-day(台大創新設計學院1樓)或是1月9日至11日的成果展(台北市政府1樓中庭),我們都期盼這不會是一個交差了事的句點,而是有機會跟「可能的觀眾」對話的起點!

      究竟經過特訓後的成果如何?歡迎大家來看成果展,你就是那個「可能的觀眾」!

 

撰稿者:吳蕙佳